13066963301

名家专栏

Famous column
名家专栏
首页 -名家专栏 -刘大成 -学而优则仕,仕而优则“诺贝尔经济学奖”

学而优则仕,仕而优则“诺贝尔经济学奖”

发布时间:2022-10-11作者来源:金航标浏览:1022

2022年10月10日,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了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前经济学教授/美联储前主席/美国智库布鲁斯南学会杰出研究员本·伯南克(Ben Shalom Bernanke)、美国芝加哥大学商学院金融学教授道格拉斯·戴蒙德(Douglas W. Diamond)和美国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分校奥林商学院金融学教授菲利普·迪布维格(Philip H. Dybvig),获奖理由是他们三人“对银行和金融危机的研究”而获奖。

图片

本·伯南克的贡献应该在于对1929年美国大萧条的分析及2008年金融危机(也称次贷危机)后经济恢复的实践; 道格拉斯·戴蒙德证明了金融中介相比于让存款人直接监督借款人的成本更低; 菲利普·迪布维格则主要开创了对银行挤兑的研究。道格拉斯·戴蒙德和菲利普·迪布维格联合提出了关于预防银行挤兑的Diamond-Dybvig模型。最重要的是三个人都是金融机构的官员,本·伯南克是美联储前主席,道格拉斯·戴蒙德是美国金融协会前主席,菲利普·迪布维格是西方金融协会前主席。看来,这届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可谓是“学而优则仕”。

微信图片_20221011094805.png

本·伯南克

中国经济学和金融学界对这三人还是非常熟悉的,本·伯南克自不必说,可以说曾是美国拥有第二大权力的人,更是全球最有(金融)权力的人,而且2008年开始拯救金融危机的途径基本就是让中国金融来系统性承担(开个玩笑),就是说坑过中国。道格拉斯·戴蒙德曾担任香港科技大学客座教授; 菲利普·迪布维格则在西南财经大学任金融研究院院长、教授和金融学科建设咨询专家。

微信图片_20221011094809.png

道格拉斯·戴蒙德

微信图片_20221011094813.png

菲利普·迪布维格

即便未涉及到经济学或金融学领域的国人也大都知道本·伯南克。这家伙本来是静坐象牙塔中的学者,1985年开始在普林斯顿大学担任了17年的经济和政治事务教授,还在1996年开始当了6年经济学系主任,更重要的是还在2001年接任了在经济学界影响最大的《美国经济评论》期刊主编,学术影响力应该说已达到极高峰。结果2002年却被美国前总统小布什一阵忽悠,就出仕担任美联储理事,大概是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2005年,本·伯南克又被任命为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 2006年,本·伯南克接替已经担任19年主席的格林斯潘,出任美联储主席,当然也成为其两年后次贷危机的“接盘侠”。

微信图片_20221011094817.png

美联储大楼

但是中国有句老话,“想什么来什么!”。本·伯南克主要学术研究成果就是1929年的大萧条,他认为大萧条的发生源于流动性紧缩,而根源却在于当时的金本位制度,特别是黄金盈余国对黄金流入进行冲销造成的货币收紧,并通过金本位制度传导给全球。所以他到了美联储就一直在提醒当时奉行放任政策的主席格林斯潘“要小心”、“要小心”。

微信图片_20221011094821.png

格林斯潘

一语成谶,“好的不灵坏的灵”,格林斯潘倒没什么事,可到了2008年,次贷危机终于在本·伯南克手中全面爆发,其实2006年本·伯南克接任时次贷危机就已经初见端倪。好在本·伯南克处理金融危机还算措施得当,也因此被美国《时代》周刊选为2009年年度人物。当然,更多人评价他是“没有让情况变得更糟”;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系教授保罗·克鲁格曼(Paul R. Krugman)就经常公开批判本·伯南克对自由经济学派的背叛,这可以引出另外一个故事,保罗·克鲁格曼就是本·伯南克当然系主任时引进的人才,此一时彼一时,“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学术之争,也别太当真了。

微信图片_20221011094827.png

2009年《时代》年度人物本·伯南克

好在本·伯南克两届任期期满后,2014年卸任去了全球知名智库布鲁斯南学会任杰出研究员,世人对他的评价重新又高涨起来。

诺贝尔经济学奖不同于其他4个奖项,直到1969年才由瑞典中央银行(Sveriges Riksbank)设立,已颁发53次,已有89名获奖者。可惜目前还没有中国学者获奖,离其最近的华人应该是华裔澳大利亚籍经济学家杨小凯(原名,杨曦光),他曾被连续两次提名诺贝尔经济学奖(2002年、2003年),更为遗憾的是杨先生在2004年不幸逝世。

微信图片_20221011094832.png

经济学家杨小凯

不过,对于中国而言,诺贝尔经济学奖比诺贝尔奖其他4项更难获得,主要是许多(市场)经济学理论很难在中国经济社会实践中找到应用场景的原因。不过中国经济这40多年的高中速发展,也应该有一些独有的创新方法在实践中应用,中国的学者们应给予关注。大成给校内MEM研究生教了10年《管理经济学》全校公共课,半路出家,又重点落在管理上,对经济学只能说是初窥门径,就只能把这种压力传递给真正的研究者们吧。

免责声明:本文采摘自网络,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金航标及行业观点,只为转载与分享,支持保护知识产权,转载请注明原出处及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友情链接: 站点地图 Kinghelm 金航标官网 萨科微slkor英文站萨科微slkor网站地图iCEasy元器件商城儿童电话手表网络货运平台蓝牙模块高清视频会议撬装加油SRAM
Node.insertBefore(hm,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