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66963301

名家专栏

Famous column
名家专栏
首页 -名家专栏 -林雪萍 -工业软件热钱狂撒,听到了刺耳的杂音。

工业软件热钱狂撒,听到了刺耳的杂音。

发布时间:2021-12-31作者来源:金航标浏览:1618

要说投资赛道,工业软件是当下最热门的当红小生,不亚于芯片。资本高度关注,本来是很好的事情,但也给这个行业带来很多过热的聚光灯。奋斗者的热汗流了下来,表演者的化妆油粉也开始打滑。

工业软件现在估值都是天价,国外正常市销率也就是10倍左右,现在国内动辄上百倍。真是吓人的比例。这也算是工具软件CAD第一股-广州中望带来的福利。
中望去年营收4亿元,现在市值将近400亿元。市销比接近100倍!这在最成熟的软件市场美国所完全不能看到的现象。
美国高端CAD软件PTC公司,如今市值为150亿美元,收入大约14亿美元。看上去溢价10倍。但这还是借助了PTC具有强大的工业互联网的题材,还要SaaS云化CAD的概念,否则也无以支撑这个估价。
仿真更热一些。全球最大的仿真公司Ansys市值320亿美元,而2020年销售额在16亿美元左右。溢价20倍,这几乎是市场给予优等生最好的奖励。要说Ansys久经沙场的是老司机了,那么来看看新秀Altair。这家2017年上市的CAE公司在2020年收入4.7亿美元,而市值则达到54亿美元。10倍多的水平。目前国际并购基本都是这条线。

如果说资本终于让中国工业软件变得热闹,有啥不好呢?好处自然很多。我这也算是呼吁了六七年,有了大家对工业软件如此关注,也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还是有很多反常见妖的现象。
第一是推高了软件从业者的心态。软件并购变得越发难以进行了。很多软件坐地起价,让即使拥有大笔资金的人企业去并购也很难。
中国工业软件,收购国外软件,不可得;收购国内软件,又不够值。这似乎堵死了软件成长最常见的并购之路。
第二是一个更大的问题,公平。野心勃勃的大型企业,忽然觉得软件居然是可以捏一下的资本软蛋。于是很多大企业开始自己研发工业软件——工业软件巨头做软件是最早期间的春秋战国时代,这个时代永远过去了。大型企业做软件,除了祸害得来全部费功夫的财政拨款,很难会有成效。

第三个是出现了一个意外的内卷市场。有了钱,低端市场出现了更多的竞争者。红海更红,连原来已经杀出重围在低端市场逐渐成长的先行者,再次陷入围剿。而高端市场,由于门槛过高,而只有有限的资金涌入。
攻坚步履蹒跚,攻弱所向披靡。这也是资本带来的新祸害现象。不过,软件行业,还是大车轮滚滚向前。弊端这些,都算副产品吧。只能说可惜了效率,本来都可以更高的。
工业软件真是一个奇葩的市场。没钱见鬼,有钱见妖 #工业软件风云录#

友情链接: 站点地图 Kinghelm 金航标官网
Node.insertBefore(hm, s); })();